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

--, --. -- (--) 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Tree and Bird ‧後篇(鋼鍊豆大豆) 

2007, 12. 04 (Tue) 08:28

其實我沒有說謊,確實有東西沒有帶走,
是一張美麗的面具,光滑剔透,
上面的膠彩久駐在五官,名為安寧的面具,
縱使是個謊言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続きを読む »

Tree and Bird ‧中篇(鋼鍊豆大豆) 

2007, 12. 03 (Mon) 17:08

打牌的老手,不會輕易露出臉上任何一絲表情來透露底牌,
這是勝利的要訣,
也是羅伊‧瑪斯坦的絕活。


続きを読む »

Tree and Bird ‧前篇(鋼鍊豆大豆) 

2007, 12. 03 (Mon) 13:29

我停在你的枝頭上歇息著,
我是隻鳥,飛翔的鳥,
會到很遠很遠的地方、
直到看不見你。


続きを読む »

Metamorphosis 

2006, 10. 02 (Mon) 00:50

Metamorphosis


羅伊‧瑪斯坦,是一位變態的男人。
這麼說並不代表他和街上的殺人魔或是有偷窺癖的內衣賊一樣。
不過,也算的上是變態了。

這男人,眉目清秀,舉止之間無非是位完美的紳士,
更重要,有權力,有金錢,這種上好的結婚對象,
無非讓女人個個服貼、投懷送抱。
不過對於這種情況,男人只是嗤之一笑,
因為他自己在清楚不過他的好惡,
首先,他對於愛上一個男孩感到瘋狂。


當然,一開始不會是『愛』的成分,
而是不知不覺的變質,也讓男人自己成了變態,
這也說明這非一種性癖,他只對那孩子堅持。


一開始只是被吸引,被那點起火的雙眼吸引,
羅伊彷彿從那透徹明亮的金瞳看到自己的倒影,
他必須說,他被很多女人如花痴般的眼神注視、愛慕,
自己總是招蜂引蝶的魔鬼;
但不得不承認他屈服在這眼神之下,
『鋼的那雙眼可是會勾魂的啊…』,
他讚嘆的如是說,
這只是小小的、微小的火苗,只是他不清楚。


是什麼時候意識到的?
只有外表美艷決對不可能讓男人如此癡迷,
那孩子雖只有十五歲的稚齡,但內心卻非天真,
年幼的孩子和自己犯下殺人之罪,
那禁忌的味道和酒一樣,是越來越純香,微他的心臟,
為什麼那小小的身子可以持續的站起來走動,光那樣就讓人想保護他。


還是不要意識到的好吧?
因為一旦明白多麼曖昧不清的感情,就會自亂腳陣,
不是乖乖的當個守護者,不然就是光明正大的告白?
但男人的採取措施,絕非一般人能想到的,
他膽小,他懼怕,
要是失去這孩子的身影,
每次都躲的他遠遠,連那雙漂亮瞳子都望不著,
那人生豈不是無聊萬分?

『這次的報告!!』
金髮的少年跟往常一樣,毫不客氣的將字跡潦草的報告書扔在男人大的辦公桌上。
『………….喔喔………..這次又做了什麼創舉啊?鋼….』
玩味的笑著,那挑釁的眼神讓愛華看的惱怒,退到辦公室的高級沙發上,不客氣的跌了進去,手支著下巴,不耐煩望著男人的臉。
『既然我都寫在報告書上你就不要在用問的,臭無能!!!』
『…………鋼……..你知道嗎?』
男人緩緩舉起那份報告書,一張一張的用那修長的手指翻起,那石,其實並沒有再看那些文字,他藉這樣的行為來掩飾偷窺眼前的少年,久日不見,內心對孩子的飢渴根本無法壓抑,內心正在咆哮慾望,不過,他膽小,真的膽小,他嚥了嚥口水,開啟那唇,繼續對話。
『比起這種不用負責任的報告書,我比較想請你解釋為什麼毀了歐西斯鎮的軍邸?』
面對這樣的質問少年赫然嘟了嘴,讓男人又得逞了,對他來說只要是名為『鋼』這個孩子所表現出來的表情,他都會愉,然後貪婪更多。
『你倒是派了人跟蹤我們是吧?』
『………….我怎麼可能會浪費軍部的錢去做這種無聊的觀察日記呢?』
『……………觀察日記?….』
『對,一顆怎麼樣也長不大的小豆苗….』
男人愉的揶揄聲,卻換來….

『………….你說誰是萬年怎麼拔怎麼拉也長不高的豆丁啊!!!』
得到預期的效果男人笑得大聲,孩子則是氣的紅通,氣呼呼的瞪著,好像要把男人給活活狠狠瞪死似的。

『哈哈…鋼…..實際上是那裡的軍官來抗議你的『壯舉』呢….不然我也不會知道啊….』

笑得舉起鋼筆,在手上呀,一轉啊,兩轉的,眼前的孩子如此的可愛,就真的這麼想把他放在手上,向筆一樣,把玩著…. 曾幻想過,若是拿狗鍊鍊住這孩子,讓他哪也去不成,天天寸步不離的飼養,然後培養感情,阿,那會是多好?

『………………囉唆!!那些毀壞的東西我也有幫你好好鍊成回去啊!!』

沒錯,就是這種倔強又不愛服輸的態度,多麼讓人喜愛……….不過,就這麼饒過他好像似乎太寵他了…

『…………不過那裡可是跟我們索取精神賠償費用呀….我們大名鼎鼎的鋼之鍊金術師大人的威武震驚了他們啊,他們的內心都無法平復呢….所以啊…….』
『所以….?』

孩子不自覺靠近了男人,這還真是一種刺激啊,緩了緩身,將自己的身體更緊貼的附在椅子上,微微一笑。
『所以……我決定,扣押你的銀懷錶兩個星期,並且,勞動服務,在軍部。』
沒錯….既然如此,不好好把握一下這次的飼養期,感情可是會生疏的….男人的心裡愉的躍動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樣的,
內心真的想寫個變態的演進史....
逮捕。
還在思考整個大綱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0.10
我還打的下去嗎....
變態變態...
我要變態的東西啊!!(慢著)

Where you go,Sir? 

2006, 09. 26 (Tue) 01:24

不知道在打什麼...
作業畫不完,
打這種鬼玩意發洩壓力...
連續兩天都打羅伊的心情,
可是一團迷糊,一團迷霧,
混亂不堪我的心情,
理不出個頭緒,
文章真的很難說明一個人...
我總是直接的,望著那結果及目標,
卻忽略那條路是多麼複雜,
說這麼多,多麼希望自己的羅伊考以思考透徹,
阿阿,該怎麼辦呢?我這呆瓜orz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雖然牽著你的手,
想要帶你向前邁進,
可是做不到,
沒有力氣再一次提起那份勇氣,
挪,
再一次的,
用那可愛的聲音呼喚著我好嗎?鋼…..

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?
是贖罪?還是親愛人的性命?
曾思考過,
這兩種不一樣的東西,究竟重要的是什麼?
過去曾踐踏的生命,那深邃的暗,是罪。
所以目標是我的罰。
那只是過去。

那孩子是道光,
執著並且明亮,
快速並且準確的射殺我的靈魂,
我很清楚,
也馬上明白,
這是怎樣的情感,
是種熱情,是種慾望,
所以孩子,你是我的天使,奢求解脫的希望。

我背叛自己了,
若是能讓你存活在世上,
我不在乎多踐踏其他的生命,
反了,不是嗎?
曾經為了贖罪的我現在卻因為一位幼小的孩子,
顛覆了一切過去。

阿阿…
願那燦金色沒有褪色的時刻。
願那笑容永駐你顏,
阿阿,
鋼,
多麼希望聽到…
一直聽到…..
你的心跳聲……..

只可惜……我無法了….
不過…我想,我很幸福…..
有你在…我得救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吧,短短365字...
就當作是混亂的大綱吧..
其實我最喜歡的是大豆之間的互動感覺,
可是兩人真的比單人難寫許多...
真的,
會編故事的人,
我心中由衷的佩服。
希望下一次可以更清楚些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