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

--, --. -- (--) 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Tree and Bird ‧中篇(鋼鍊豆大豆) 

2007, 12. 03 (Mon) 17:08

打牌的老手,不會輕易露出臉上任何一絲表情來透露底牌,
這是勝利的要訣,
也是羅伊‧瑪斯坦的絕活。


看著全體的上官們神色嚴肅,只要這男人不發一語,
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——縱使現在的提議大幅削減了他們的勢力,
面對男人絕對的權威沒有人敢反抗,
絕對的權力者,天生的領袖魅力讓人屈服,
然而僅有魅力是不足的,
打牌要獲勝,就是在必要的地方要使出老千的手段。

當然,羅伊‧瑪斯坦有這麼一手,
暗自培育刺殺政敵的祕密部隊,
散佈整個中央市,
發現有反叛時,總是可以在不知不覺讓這煙火輕輕澆熄,不費吹灰之力。

『我明白這樣的政策會削減各個將軍的勢力,
可是長期的內亂,人民需要的是穩定的生活,而不是軍人的壓迫。』

他總算說出來了,我打著金色的眼睛盯著這群狐狸們,
縱使羅伊這條勇猛的狼還是得小心翼翼的藏好自己銳利的牙,
我懂得,他想怎麼對待他們。

『不過相對的軍隊也有應變措施,減少徵兵人口,
發放的經費並不會減少,原訂的百分之二十,
都轉為各將軍名意下的特別費,
當然,我個人是希望這能作為投資建國的資金中。』

面對飢餓的動物,灑餌時,
牠們會不知道有沒有毒就向前啃咬,
不過這群狐狸終究受過人類道良知的束縛,
在這情況下有人會說不投資不為國家盡一份心力嗎?
聰明,在這情況下直接說出期望,
背道而馳的人就是下一個被抹煞的角色。

我忍著想打哈欠的衝動,
努力等待無聊會議的結束,
結果總是可以控制的分毫不差,就連時間也計算的剛剛好,
難怪他可以說出預約餐廳這種蠢話,
不過我也很笨,光想著晚上有什麼好吃的東西,心情不由得飄飄然,
但凡事嘛,都有意外,
羅伊也是平凡的人,沒辦法預料所有的情況,
就像現在,熟悉的身影站在軍部門口。

『好久不見,大總統。』

赤色鷹眼的女性穿著以往不可能穿的洋裝,
感覺站在門口很久了,只為了等這沒用的男人。

『霍克艾中尉…….阿…現在因該改成哈伯克夫人比較恰當吧?』

是的,眼前精明的女性已經嫁給那活動煙槍了,
就在去年十月,
美麗的楓葉飄盪整個教堂,
我還記得那美麗得禮服裙擺托著長長的,
攪和著橘色的空間,散發著金色瑰麗,一切多麼美好,
全部認識的人都到場祝福這對情人,
除了我跟他(這份美麗的回憶全都是溫莉跟我講的)。

而現在是他們相隔一年的見面,
那份不自然的氣氛就這樣圍繞在兩人身邊,
其實我懂得,也許那跟我脫離不了關係,然而…….

『啊,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一下,有東西忘在辦公室了。』

我想逃離,找了藉口,
很完美又很虛假的藉口,彷彿看穿我的心,中尉叫住了我。

『愛華君,辛苦你了。』

多麼溫柔的聲音,我想,那是幸福的聲音吧,我渴望是。

我的腳步,非常的緩慢,
有種想哭又有種憤怒的感覺交織在我的胸口,折磨著我,
如果可以逃離該有多好?
但是我討厭謎團,解謎只要沒有答案,我無法獲得安眠。

一步接著一步,我進去辦公室裡,
看著那空蕩的房間,
想起那天他這麼窩在裡面的情況,多麼令人心疼,
而從那天起,

我哪裡也沒有飛,只是停在樹梢上,依伴著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照著情況也許我寫的完?
可是這篇好虛啊囧!!!
我實在想不到要怎麼寫才好...................
就是那種憂傷的感覺,我無法表達啊囧!!

想靠著愛的視野寫著羅伊的各種面貌,
卻不知不覺連愛的情緒都扯進去了.....b
希望尾巴可以如願收尾orz


コメント

感覺很難收尾?XD
期待後續(Y)
你這篇的寫法讓我想到什麼卻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(何
總覺得有股熟悉的感覺(指寫法)

2007/12/04 (Tue) 03:05 | 六 | 編集 | 返信

九理子

所以我也想不到是什麼啊XDD
不過很開心你有看完(哭奔)

2007/12/05 (Wed) 16:50 | 九理子 | 編集 | 返信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非公開コメント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